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重要意義與現實要求

發布時間:2019-10-17 06:59:32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陳金龍  |  責任編輯:申罡

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重大戰略,是實現先富幫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重大舉措。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在世界上只有我們黨和國家能夠做到,充分彰顯了我們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必須長期堅持下去”。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同志曾在《論十大關系》中提出平衡沿海工業和內地工業的要求:“新的工業大部分應當擺在內地,使工業布局逐步平衡?!备母镩_放初期,鄧小平同志把沿海幫扶內地發展作為全局性的戰略安排:“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來幫助內地發展,這也是個大局?!辈⒄J為可以由沿海一個省幫內地一個或兩個省。黨的十四大報告指出:“對少數民族地區以及革命老根據地、邊疆地區和貧困地區,國家要采取有效政策加以扶持,經濟比較發達地區要采取多種形式幫助他們加快發展?!?99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制定的《關于盡快解決農村貧困人口溫飽問題的決定》部署了東西部結對幫扶的工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加大扶貧投入,創新扶貧方式,扶貧開發工作呈現新局面,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與此同時,西部貧困地區區位條件差,經濟社會文化發展滯后,生態環境脆弱,自我發展能力不強,脫貧工作極為艱難復雜,已經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突出短板。在此背景下,東西部扶貧協作成為加速西部欠發達地區脫貧進程、縮小與東部發展差距的重要戰略。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西部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邊疆地區、革命老區、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程度深、扶貧成本高、脫貧難度大,是脫貧攻堅的短板,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必須采取系統的政策和措施?!痹谛聲r代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必須結合新的時代特點明確新的現實要求,以幫助貧困地區群眾同步邁入小康社會。


明確東西部扶貧協作的主題是攜手奔小康。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扶貧開發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敗之舉在于精準。各地都要在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第一書記)精準、脫貧成效精準上想辦法、出實招、見真效?!边@一重要指示精神,也體現在對東西部扶貧協作的要求上。在2016年召開的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把幫扶資金和項目重點向貧困村、貧困群眾傾斜,扶到點上、扶到根上?!薄皩嵤當y手奔小康’行動,著力推動縣與縣精準對接,還可以探索鄉鎮、行政村之間結對幫扶?!笔〖墝用娼Y對幫扶是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傳統方式,此次會議要求東部經濟發達的市、區(縣)結對幫扶西部貧困市(州)、區(縣),把結對幫扶對象精準下沉到市縣層級,深化、細化了結對幫扶工作,有助于到2020年被幫扶地區農村貧困人口穩定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重點培育自我發展能力。徹底擺脫貧困,關鍵是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形成持續反貧困和促進發展的有效機制。西部地區扶貧必須堅持輸血和造血相結合,重點放在培育自我發展能力上,以促成貧困區域內各民族共同發展。一方面,激發內生動力是培育自我發展能力的根本。幫扶的主要作用在于創造自我發展的條件,而實現自我發展,關鍵在于激起發展的內部動力。否則,幫扶再多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問題。扶貧要結合扶智、扶志進行。應加強干部交流和人才培訓,讓西部地區獲得擺脫貧困的經驗和人才,促進觀念互通、思路互動、技術互學、作風互鑒;應激發貧困地區、貧困群眾脫貧斗志,推動移風易俗,營造勤勞致富、光榮脫貧氛圍。另一方面,產業協作是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關鍵環節。產業發展落后是造成西部貧困的根本原因。通過產業協作促成西部產業興旺,形成自我發展能力,自主脫貧致富,是協作脫貧的關鍵。要把東西部產業合作、優勢互補作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課題,積極探索新路。創造條件,引導東部產業向貧困地區梯度轉移,促成互利雙贏、共同發展。


形成東西部扶貧協作合力。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開發是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責任,要動員和凝聚全社會力量廣泛參與。扶貧的動力來自黨領導下的社會各方合力。匯聚多方力量、采取多種舉措,合力推動東西部扶貧協作,在對口扶貧的參與力量方面,要求廣泛動員東部省市黨政機關、人民團體、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以及各界人士積極參與。在參與合作扶貧的形式方面,可以進行全方位合作。政府應發揮主導作用,企業家可以洽談經貿合作,資助公益事業,推動政府主導的單項扶貧轉向全方位協作、互融式發展。打出扶貧“組合拳”,形成東西聯合、多方聯動的大扶貧格局,才能啃下脫貧“硬骨頭”。


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20多年的對口扶貧經驗表明,脫貧質量不高,返貧就不可避免。西部老少邊區貧困程度深、脫貧不易,是脫貧攻堅的難點,更需要確保脫貧質量,打好攻堅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持時間服從質量,科學確定脫貧時間,不搞層層加碼。要真扶貧、扶真貧、真脫貧?!薄叭娲蚝妹撠毠詰?,要按照黨中央統一部署,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聚焦深度貧困地區,扎實推進各項工作?!睎|西部扶貧協作中切實提高扶貧質量、打好脫貧攻堅戰,應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適度調整結對關系。針對個別幫扶單位經濟下行、扶貧負擔過重,部分很困難的地區還沒獲得結對幫扶、脫貧艱難的問題,應適當調整結對關系,加強四川、云南、青海、甘肅等省重點貧困市州的幫扶力量,促成對口幫扶更加充分、完善。突出強調扎實扶貧。領導工作要實,真抓實干,求真務實;任務責任要實,責任明確,獎懲分明;資金保障要實,資金用在關鍵,用出效益。嚴格考核脫貧成效。施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制度。對東部地區考核幫扶責任,對西部地區考核脫貧攻堅主體責任。重視對脫貧效果的考察。不僅看幫扶方出了多少資金、人員、項目,更要看脫貧的實際效果。


(作者:陳金龍,系西南民族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分享到:

南通| 牡丹江| 阳春| 莒县| 屯昌| 庆阳| 建湖| 鞍山| 鹤壁| 清远| 焦作| 怒江| 巢湖| 咸阳| 保定| 醴陵| 改则| 崇左| 招远| 临夏| 荆州| 柳州| 琼海| 滨州| 普洱| 长兴| 安康| 黑龙江哈尔滨| 永康| 邯郸| 汝州| 东莞| 海宁| 林芝| 蓬莱| 寿光| 鹤壁| 山东青岛| 昭通| 安庆| 大同| 安徽合肥| 威海| 图木舒克| 燕郊| 厦门| 中卫| 巴音郭楞| 蓬莱| 遂宁| 丹东| 深圳| 临猗| 遵义| 喀什| 台湾台湾| 芜湖| 蚌埠| 泰安| 铜川| 高密| 阜新| 保定| 永新| 庄河| 巴中| 保定| 伊春| 保定| 凉山| 泰安| 安康| 福建福州| 松原| 仁寿| 汕头| 阳春| 宜宾| 黄石| 钦州| 衢州| 禹州| 防城港| 衡阳| 鸡西| 焦作| 阿坝| 东海| 晋城| 澄迈| 宁国| 天水| 台州| 桐城| 乳山| 恩施| 株洲| 定安| 葫芦岛| 巴彦淖尔市| 邯郸| 台南| 沭阳| 阿里| 白城| 淮北| 阳泉| 六安| 杞县| 昌吉| 六盘水| 铜川| 咸阳| 清远| 曲靖| 宜春| 锡林郭勒| 黔南| 日喀则| 湘潭| 咸阳| 醴陵| 景德镇| 惠州| 呼伦贝尔| 平凉| 阿拉善盟| 石狮| 西双版纳| 义乌| 阜新| 海拉尔| 呼伦贝尔| 日喀则| 万宁| 广饶| 包头| 柳州| 台湾台湾| 宝应县| 文昌| 宁波| 宁德| 永新| 曲靖| 新沂| 曲靖| 陵水| 昆山| 定西| 德阳| 扬中| 凉山| 巢湖| 榆林| 梧州| 济南| 安岳| 南阳| 贺州| 白山| 湖南长沙| 仁寿| 惠州| 宿州| 海门| 汉中| 永州| 正定| 和田| 宣城| 桓台| 锡林郭勒| 西藏拉萨| 大兴安岭| 韶关| 博尔塔拉| 鄢陵| 克孜勒苏| 开封| 邵阳| 石河子| 靖江| 鹤壁| 张家口| 乐平| 萍乡| 龙岩| 五指山| 临汾| 鸡西| 淮北| 黔西南| 大兴安岭| 南京| 乌海| 燕郊| 蚌埠| 东方| 平潭| 凉山| 莒县| 海丰| 单县| 潮州| 垦利| 蚌埠| 南阳| 齐齐哈尔| 临海| 肥城| 遵义| 马鞍山| 西藏拉萨| 双鸭山| 琼中| 武夷山| 镇江| 醴陵| 宜都| 石河子| 赵县| 温岭| 阿坝| 许昌| 菏泽| 六盘水| 宣城| 丽水| 杞县| 开封| 张家界| 三亚| 烟台| 海南| 吉林| 随州| 大庆| 邯郸| 伊犁| 屯昌| 新余| 蚌埠| 厦门| 楚雄| 绍兴| 海西| 临猗| 乐清| 惠东| 图木舒克| 黄冈| 白山| 海安| 临夏| 灌云| 攀枝花| 滨州| 广饶| 眉山| 黄南| 保定| 东台| 库尔勒| 灌南| 天门| 桓台| 乌兰察布| 吉林长春| 阿拉尔| 平潭| 鹤壁| 东阳| 扬州| 汉中| 屯昌| 博尔塔拉| 新余| 长葛| 白山| 江西南昌| 和田| 陵水| 涿州| 霍邱| 滨州| 厦门| 乌海| 澄迈| 昭通| 肥城| 嘉兴| 牡丹江| 抚州| 扬州| 玉溪| 潍坊| 株洲| 泉州| 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