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近期影響我國消費品價格的不確定性因素

來源:中國網 | 作者:范志勇 | 時間:2019-11-26 | 責編:申罡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范志勇


2019年以來CPI價格指數不斷走高,同比增長率從年初的1.7%上升至10月份的3.8%。10月CPI同比上漲3.8%,比上月漲幅擴大0.8個百分點。畜肉類價格上漲66.8%,影響CPI上漲約2.92個百分點,其中豬肉價格上漲101.3%,影響CPI上漲約2.43個百分點,占CPI同比總漲幅的近三分之二。

在豬肉和食品價格推動下,未來幾個月CPI同比增長率可能進一步上升。一方面,本輪價格上漲之前豬肉價格的低點出現在2019年的1月份。直到2019年2、3月份之間豬肉價格才恢復到2018年10月份的水平。受基數效應影響,豬肉價格指數、食品價格指數和CPI價格指數的同比增長率仍然會持續上升到2020年的2、3月份。另一方面,豬肉生產和供給形勢的全面改善尚需要時間。

除此之外,我國國內所消費的大豆也大量依賴進口。大豆不僅是重要的油料作物,豆粕是重要的蛋白性動物飼料來源,在生豬和水產養殖業中大量使用。豆粕價格的劇烈波動必然會對養殖業及下游的肉類和水產品價格造成影響。因此大豆市場價格穩定對于食品價格和CPI穩定同樣具有重要意義。

2018年以來,盡管我國大豆進口來源出現一定的調整,但市場價格基本穩定。2018年下半年大豆市場價格約為3700元/噸,2019年9月份價格上升至4100元/噸,上升幅度約到11%左右,漲幅相對溫和。然而豆粕價格在2018年卻經歷了“過山車”式的變化。2018年6月份至10月份,受貿易摩擦預期影響,豆粕價格從6月份2900元/噸上升至10月份3590元/噸,上升比例達到24%。2018年4季度后,隨著生豬疫情爆發,豆粕需求下降;加之貿易摩擦出現階段性緩和庫存增加,豆粕價格大幅下跌。2019年4月份豆粕市場價格僅為2547元/噸,比2018年10月份時下降29%。2019年下半年之后,豆粕價格又出現了一波上漲行情。9月份豆粕價格接近3000元/噸,相比4月份時上漲近18%。這波價格上升除了受貿易摩擦的影響外,生豬生產的回升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基于大豆和豆粕等大宗商品對穩定養殖業生產和物價的重要作用,政府應該對大豆和豆粕等大宗商品的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價格進行重點監測。根據價格變化適時對生豬生產企業和農戶進行政策性補貼和扶持,防止由于飼料價格過度波動對生豬生產造成“二次沖擊”。除了大宗商品價格之外,下一步影響我國通貨膨脹走勢的國際因素還體現在兩個方面,包括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以及全球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和金融市場的變化情況。

人民幣匯率是影響我國進口商業價格的重要因素。本幣貶值將導致進口品價格上升,推動通貨膨脹率上漲。2018年以來人民幣有效匯率出現了兩次比較大規模的波動。這兩次人民匯率貶值一定程度上與全球貿易摩擦相關。2018年4月份以來,每當中美貿易談判釋放出積極信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趨穩甚至升值;反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面臨新的貶值壓力。

2018年10月前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接近7元/美元。此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2019年的3、4月份回升至6.7左右。8月份特朗普政府宣布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之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2019年10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為7.07,與6.7相比約貶值5.5%左右。盡管貶值幅度有限,但勢必對進口價格產生一定的影響。

此外,大國貨幣政策也是影響我國潛在通貨膨脹的重要因素。面對全球經濟活動放緩、通脹下降和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的狀態,各國央行紛紛采取降息政策。9月12日,歐洲央行將利率下調10個基點至-0.5%,并且重啟資產購買計劃,標志著歐洲中央銀行重新進入QE狀態。10月30日美聯儲進行了今年內的第三次降息,降息幅度為0.25%,聯邦基金利率目標下調至1.5%至1.75%的水平。根據BIS的統計,在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中有72%左右采取了降息政策,平均降息幅度達到12.5%。這導致全球貨幣供給充裕,金融市場條件處于極為寬松的狀態。

以美元和歐元降息為代表的全球貨幣政策轉向可能對國際市場產生兩個方面的影響。一方面,降息推動金融市場條件進一步放松和市場波動性下降,這有助于改善全球金融市場條件,推動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跨境資本流入的增長。另一方面,美聯儲降息行動將進一步助長全球降息浪潮,金融危機之后又一輪全球性低利率環境可能再次出現。由此帶來的風險是全球性的資產價格泡沫和“脫實向虛”行為。以石油為代表的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有可能出現快速上漲的局面。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石油價格曾經達到超過150美元/桶的高價格。油價上漲并非完全來自實體經濟需求的擴大,而是全球寬松的貨幣政策環境造成的。這可能會對廣大新興市場國家以及我國的通貨膨脹造成新的沖擊和壓力,需要時刻進行關注。



發表評論

甘孜| 灌南| 肥城| 吕梁| 章丘| 定安| 伊春| 普洱| 燕郊| 改则| 广元| 安吉| 嘉兴| 台南| 神农架| 铜陵| 浙江杭州| 杞县| 象山| 儋州| 贵州贵阳| 舟山| 广西南宁| 偃师| 瓦房店| 信阳| 南阳| 汝州| 云浮| 湖州| 清远| 唐山| 大丰| 公主岭| 济南| 定安| 咸宁| 松原| 临猗| 邯郸| 烟台| 义乌| 青海西宁| 江西南昌| 衢州| 周口| 那曲| 马鞍山| 大丰| 锡林郭勒| 宿州| 曲靖| 连云港| 宣城| 长治| 安吉| 厦门| 百色| 蚌埠| 朔州| 阿拉尔| 南充| 佛山| 岳阳| 阿拉尔| 扬州| 清徐| 黄石| 常德| 辽阳| 福建福州| 潍坊| 塔城| 马鞍山| 鄂尔多斯| 泗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定西| 单县| 吐鲁番| 肇庆| 临汾| 阜新| 芜湖| 博尔塔拉| 果洛| 清徐| 厦门| 达州| 崇左| 南京| 安阳| 三门峡| 福建福州| 喀什| 河源| 德清| 海西| 东台| 日照| 台中| 咸阳| 凉山| 禹州| 邹平| 惠州| 厦门| 伊犁| 诸城| 枣庄| 阿勒泰| 玉环| 大庆| 梅州| 屯昌| 长葛| 芜湖| 贺州| 鄢陵| 海丰| 河南郑州| 临汾| 丽水| 百色| 宁国| 乐山| 博罗| 寿光| 桐城| 海西| 莱州| 毕节| 汝州| 吴忠| 中卫| 兴安盟| 日照| 香港香港| 宣城| 宜春| 三亚| 醴陵| 舟山| 绥化| 盘锦| 舟山| 亳州| 荣成| 铜陵| 吉林| 鞍山| 泰兴| 德阳| 漯河| 济宁| 贵港| 白沙| 秦皇岛| 新沂| 阿拉尔| 保山| 大丰| 青州| 崇左| 保山| 贵港| 沛县| 包头| 玉环| 建湖| 黑龙江哈尔滨| 临沧| 海安| 甘孜| 琼海| 达州| 包头| 淄博| 澄迈| 河南郑州| 长治| 扬州| 天水| 山西太原| 瑞安| 赤峰| 宜都| 黔南| 梅州| 荆门| 北海| 云南昆明| 湖北武汉| 保定| 海宁| 蚌埠| 海北| 盘锦| 常德| 淮安| 营口| 信阳| 昆山| 达州| 丹东| 宁国| 三河| 文山| 仁怀| 昌吉| 山西太原| 达州| 安顺| 和田| 来宾| 黄冈| 瓦房店| 石狮| 白沙| 台北| 锡林郭勒| 安庆| 佛山| 汕尾| 包头| 珠海| 南阳| 淮北| 淮北| 任丘| 珠海| 日照| 三明| 德阳| 威海| 中卫| 辽阳| 诸城| 九江| 江西南昌| 库尔勒| 桓台| 扬中| 厦门| 西藏拉萨| 灵宝| 莒县| 扬中| 曹县| 天水| 红河| 正定| 日喀则| 邢台| 庄河| 溧阳| 九江| 唐山| 益阳| 海宁| 东莞| 沭阳| 阿拉善盟| 仁怀| 澳门澳门| 崇左| 芜湖| 香港香港| 淮南| 玉树| 公主岭| 甘南| 漯河| 海宁| 普洱| 江西南昌| 昭通| 中山| 衡水| 文昌| 武夷山| 眉山| 伊犁| 德清| 石河子| 七台河| 台北| 临沧| 东营| 儋州| 山南| 唐山| 山东青岛| 宜昌| 铜川| 宁波| 任丘| 库尔勒| 咸阳| 章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