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科創板在回歸理性,一個重要標志是部分股票破發

來源:新京報網 | 作者:吳曉求 | 時間:2019-11-28 | 責編:申罡

2020年,中國資本市場將迎來自己30歲的生日。在正式跨進“30+”關口前,科創板開通運行。如何看待年輕的科創板運行情況?如何理解即將步入“30+”的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和變化?如何迎接中國金融安全問題帶來的挑戰?互聯網金融發展的轉折點到了嗎?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表示,要加強中國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進一步推動中國金融的市場化改革以及對外開放,三者結合在一起,中國金融的發展之路才能既保持安全同時又具有極強的競爭力。


新京報:今年7月22日是我國資本市場一個重要時刻,科創板正式開通運行。至今4個多月過去了,你如何看待科創板的運行情況?


吳曉求:注冊制與科創板的方向,是沒有錯的。運行至今,我對注冊制基礎上的科創板,還是比較肯定的。在科創板開市的幾天中,有點泡沫化,現在正在回歸理性。而回歸理性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部分股票跌破發行價。


注冊制基礎上的科創板,股票價格是它市場波動的一個軸心。為何這些股票交易價格能漲到三四倍甚至更高?顯然風險是巨大的。這種“破發”并不是刻意,而是正常的市場行為,也是科創板回歸理性的一個重要體現。


新京報:如何才能振興股市并使之成為頂住經濟下行壓力的一劑良藥,使我們的資本市場成為今天過剩流動性的“池子”?


吳曉求:當前,經濟下行的壓力比較大。但是,我從不認為,缺乏資金造成了資本市場相對低迷。在我看來,這種低迷是市場缺乏信心和相對明確預期的一種表現。


很多人會問我為什么?在資本市場上,投資人事實上是聰明的,他們可以觀察整個市場的變化,當他們發現信心不足的時候,他們往往會選擇不投資或減少投資。無論是固定資產投資還是金融資產投資,都是信心的一種表現。而信心是基于政策和未來預期的一個判斷,這就是原因所在。


遇到障礙或出現問題的時候,“該怎么辦”很重要。我認為,首先,我們要回到正確理解“發展資本市場對中國重要性”的問題上來。然而,這個“重要性”又不能簡單等同于融資的重要性。


正如“振興股市,頂住經濟下行壓力”這句話存在一些理解上的錯位。因為“頂住壓力”,很多人就會說,那就要加大在資本市場的融資,往企業注入更多的資金,才能“頂住壓力”。實際上,我們的資本市場不應把融資看得過重,如果看得太過重要,市場的規則就會向融資者傾斜。監管方似乎在融資的標準和規模上都有“做文章”,初衷是想讓企業盡可能從這個市場上融到資。例如,注冊制基礎上的科創板,有些人會理解為“注冊制就是融資標準的下降”。這完全是兩回事,不要以為注冊制是沒有標準的。注冊制的標準是很高的,它對企業未來的成長性有著極高的要求,其靈魂是信息的充分披露、市場化定價和責權明晰而對稱的外部約束機制。


其次,從功能上看,我們的資本市場本質上也不只是融資的市場,它更是一個財富管理的市場,從更大層面上看,它還是一個分散風險的市場。出發點不同、思考的維度就會不一樣。如果你從“個人、機構財富管理的平臺”的視角來看我們的資本市場,大家就會思考,這個平臺、這個資產池中的資產是否有價值、是否出現“注水”。如果“注水”了,這個資產池中資產質量就會下降。只有當你把它看成是一個財富管理市場時,你才會主動地確保這個資產池中的資產是有質量的,而不是“注水”的。你會突然發現,政策的角度不同了。


我們看到,傳統商業銀行融資能力是相當強大的,它是以萬億來計的;而資本市場只是千億的量級,兩者并不在一個數量級。但是為什么資本市場在我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建設中,又能處于如此重要的地位?原因就在于我們的資本市場具有傳統商業銀行所不具備的、不可替代的功能,即財富管理、分散風險的功能。理論上,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超過5000美元或是8000美元的時候,人們對資本市場的投資比重會迅速提升,也正基于此,這個國家的資本市場才能繁榮發展起來。越富裕的國家,它的資本市場往往集聚了大量的社會財富。你很少看到,國外的百億、千億富翁把錢都存到銀行,反而在他們個人財富中,投資的比重非常高。


而投資,對一個國家的法律、社會的環境、法治的能力等諸多方面,也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是,當一個社會體系的信息透明度不夠、法治水平有待提升、法律體系不完善、政策連續性也不夠好時,你會發現,無論是實體投資還是金融投資,總量多數情況下都會下降。因此,對于投資,我們可以理解為是一種社會信心的函數,這也是我為何特別強調要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的原因。


發表評論

山南| 广汉| 靖江| 乐山| 阜新| 德宏| 烟台| 嘉兴| 广州| 厦门| 山东青岛| 武威| 承德| 江门| 铁岭| 东阳| 恩施| 吴忠| 连云港| 赵县| 湛江| 阿坝| 延边| 海拉尔| 文昌| 顺德| 保山| 广汉| 枣阳| 咸宁| 昭通| 中山| 内江| 常州| 阿克苏| 湖南长沙| 鹰潭| 沧州| 临海| 三明| 达州| 芜湖| 绵阳| 怀化| 莱芜| 绥化| 石河子| 桓台| 邯郸| 青州| 沭阳| 延安| 德宏| 固原| 昆山| 南阳| 惠州| 临夏| 哈密| 邢台| 亳州| 台北| 本溪| 林芝| 三门峡| 崇左| 七台河| 宿州| 青海西宁| 那曲| 天长| 莆田| 朔州| 白城| 北海| 运城| 莱州| 定西| 海门| 揭阳| 宿迁| 阿克苏| 高密| 吕梁| 湛江| 邵阳| 莆田| 巴彦淖尔市| 铜陵| 乌海| 承德| 柳州| 东海| 海安| 嘉兴| 锡林郭勒| 文山| 屯昌| 滕州| 海北| 苍南| 鞍山| 双鸭山| 六盘水| 河北石家庄| 汝州| 阿拉尔| 沭阳| 三门峡| 湛江| 昌都| 晋江| 漯河| 蓬莱| 绥化| 灌云| 鄢陵| 株洲| 神木| 澳门澳门| 泉州| 德州| 长葛| 大丰| 朔州| 佛山| 长兴| 毕节| 巴彦淖尔市| 常州| 五家渠| 如东| 莱芜| 沭阳| 宜昌| 忻州| 河南郑州| 阜新| 六安| 莒县| 赤峰| 鞍山| 禹州| 鄂尔多斯| 阿勒泰| 沛县| 顺德| 乐山| 海拉尔| 香港香港| 锦州| 赤峰| 明港| 南充| 铁岭| 泰安| 朝阳| 宝鸡| 江门| 庄河| 漯河| 神农架| 晋中| 泗阳| 德州| 通化| 潍坊| 海拉尔| 宿州| 眉山| 保亭| 金坛| 襄阳| 通辽| 枣庄| 黔西南| 甘南| 宁国| 攀枝花| 江西南昌| 昌吉| 燕郊| 伊犁| 攀枝花| 惠州| 溧阳| 咸宁| 石嘴山| 哈密| 百色| 大连| 延安| 遵义| 诸城| 黑河| 顺德| 邹城| 中山| 燕郊| 平凉| 东营| 甘肃兰州| 万宁| 三河| 儋州| 抚州| 阿拉尔| 安岳| 西藏拉萨| 单县| 佛山| 柳州| 甘肃兰州| 泉州| 张掖| 济源| 如东| 克拉玛依| 攀枝花| 抚州| 漯河| 公主岭| 宁德| 琼中| 六安| 永新| 迁安市| 包头| 新沂| 南阳| 阿拉善盟| 唐山| 琼中| 宿州| 云南昆明| 三门峡| 灌云| 义乌| 池州| 东阳| 雄安新区| 鞍山| 济源| 东海| 淄博| 牡丹江| 山东青岛| 改则| 中山| 枣阳| 张家口| 绍兴| 琼中| 德宏| 丽水| 荆门| 驻马店| 垦利| 明港| 石嘴山| 晋中| 曲靖| 周口| 长兴| 海门| 咸阳| 诸暨| 塔城| 临沧| 邢台| 绵阳| 四平| 徐州| 桂林| 昌都| 博罗| 清徐| 简阳| 琼海| 甘孜| 基隆| 海西| 张家界| 单县| 潮州| 南安| 商洛| 陵水| 六盘水| 启东| 漳州| 包头| 潜江| 安徽合肥| 临猗| 海北| 泰州| 商丘| 宜春| 濮阳|